面对关系户该怎么办?

2015-08-19 13:54:31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有个年轻人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与部门经理不睦,常常受气,于是甩下辞职信走人。谁知这个年轻人没过多久竟成了单位老总的女婿,又凭借婚姻关系软着陆,荣膺副总,这下该那位部门经理的日子不好过了。

  有个年轻人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与部门经理不睦,常常受气,于是甩下辞职信走人。谁知这个年轻人没过多久竟成了单位老总的女婿,又凭借婚姻关系软着陆,荣膺副总,这下该那位部门经理的日子不好过了。

    

这就是普通管理人员与关系户之间的区别。普通管理人员是靠本事一步步晋升,关系户则不同,背靠大树好乘凉,靠的就是关系,有权就是任性,真一旦任性起来,往往让人如履薄冰,退无可退。怎样摆平关系户?晚清名臣丁宝桢有一套办法,屡试不爽。


PK  僧格林沁

    

同治二年,丁宝桢由长沙知府擢升山东按察使,甫上任,即遇到了一个权贵,谁呢?铁帽子王僧格林沁。当时山东一带闹捻军,僧格林沁带兵打了几个胜仗,心骄气傲,开始摆谱,召见副省级以下官员,一概不设座,想喝茶?门也没有。丁宝桢是按察使,有缉盗之责,履任前必须去僧王那儿报到,这是绕不过去的。可听说去了连座位也没有,丁宝桢心里很不乐意。他简单梳理了僧格林沁的性格特点及当前平叛态势,想出了一个既能找回尊严又不至罹祸的办法。

    

他到了僧格林沁的行辕,将名帖交给门房,并再三强调,你去跟僧王说,如果让我坐着说话,那就见,否则就不用见了。当时在场的人无不大惊失色,可没想到僧格林沁听到通报,却丝毫没生气:嗯,姓丁的比我强。然后带着一副笑脸,隆重接见了丁宝桢。

    

仔细分析,丁宝桢的底气大抵源自两个方面,一是深知僧格林沁的为人,比较质朴诚实,治军公廉无私,属于有勇无谋的那类人。对付此类权贵,顺毛驴不行,得跟他玩点特立独行,好比程咬金遇牛皋,拼的就是个不服气和惺惺相惜!二是做足功课,有恃无恐。讨价虚礼,也许会触怒王爷,但有实实在在的对敌策略,投其所需,是可以避祸的。

    

摆平僧格林沁,让丁宝桢在山东官场瞬间成了名人,仕途也峰回路转。连山东巡抚阎敬铭都“大称异”,亲自去郊外迎接,此后事无大小,皆咨询他而后实施,不久又主动退休,保举他做了山东巡抚。


PK  安德海

    

同治八年,慈禧身边的大红人内廷太监安德海奉旨钦差江南,负责采办皇帝大婚的用品。这是一位不是权贵胜似权贵的家伙,倚仗慈禧的宠信,据说平时连小皇帝载淳、恭亲王奕訢也不放在眼里,更别说一般王公大臣了。一般官员见到他,都是尽量躲避,躲不过就只得阿谀奉迎。

    

虽说清朝自顺治开始就有制度,四品以下太监,“非经差遣,不许擅出皇城”。但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六品蓝领的安德海想出宫游玩并借机敛财,遂借口预备同治帝大婚典礼,再三请求慈禧太后派他到江南出差,最终优哉游哉地出了皇城,坐着豪华楼船,拥着女优名伶,悬着龙凤旗帜,沿大运河一路招摇南下,“所过招纳权贿,无敢发者”。大伙儿都知道,这样的关系户不好惹,主要是他背后的那个人不好惹,丢了乌纱事小,丢了脑袋事大。

    

丁宝桢焉不知安德海的背景?当他收到德州知州赵新的详细报告后,一边六百里加急给军机处上了密折,紧扣“违制”与“不法”两条罪名,请军机处裁决;一边下令当地衙门抓捕安德海,押往济南,他要亲自审讯。那么,问题来了:他为何不直接给慈禧太后呈送密折?难道不知道当时的军机处也要向两宫太后汇报的吗?在未得到许可之前,就锁拿钦差,审查钦差,如果朝廷追究下来,他该怎办?这就要说到丁宝桢的洞察力与智慧了。

    

首先掌握证据,他从赵新的报告中发现了两个问题。按例,钦差外出,朝廷需“明降谕旨”,其他相关公文也要提前下达给沿途各衙门,以便迎送。但安德海出京,啥文件没有,这是其一;其二,钦差外出,兵部应给予“传牌勘合”,也就是合法的身份证件,钦差凭证件可在沿途获取相应的资源帮助,而安德海一路上只是勒索,并未出示“传牌勘合”。有这两个问题在,可以治安德海一个“假冒钦差”的罪,杀了也白杀。而自己身为地方官,“不得不截拿审办,以昭慎重”,尽职尽责,总不会是错了吧。

    

其次转移风险。给慈禧上密折,等于是告诉她,“我知道安德海是您派遣的”。若再处置,肯定就得罪了慈禧,风险太大。把球踢给军机处,缓冲一下,太后的脸上也好看。允许惩治最好,将来有事,军机处先扛着;若不许,那就将错就错,先斩后奏,反正有“假冒”的证据。

    

这样的处理方式,完全合情合理合法,挑不出一点毛病,于是最终安德海人头落地,慈禧也无可奈何。光绪二年九月,57岁的他受到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的接见,授头品顶戴、升四川总督,慈禧此时似乎已完全忘记了安德海的事情,还特地写了一幅字:“国之宝桢”。


赵炎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