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霸变“老油条”HR如何接招

2015-08-25 10:08:20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嘟嘟和小金都是某大型贸易企业新事业部员工。近日,负责ebay平台的跟单小林辞职了,嘟嘟开始在网络上留意起该岗位的候选人,但因为婚期将至,因此一些工作移交给了同事小金。某天,午饭时,嘟嘟和小金在讨论上午面试的候选人。

   招聘和解雇,都是HR的噩梦。而对于阿乐来说,他正如梦初醒……


“面霸”来了

    

嘟嘟和小金都是某大型贸易企业新事业部员工。近日,负责ebay平台的跟单小林辞职了,嘟嘟开始在网络上留意起该岗位的候选人,但因为婚期将至,因此一些工作移交给了同事小金。某天,午饭时,嘟嘟和小金在讨论上午面试的候选人。

    

嘟嘟:“那姐们可太厉害了,一人负责三个公司订单,还带一个团队。”“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和我们说话的表情有点怪。总监凯哥和她说的时候,她要积极一些。”对于面试者,小金略有疑虑。“一般干练的人,都比较强势。我倒觉得没什么。”“做跟单,工作很杂,她不耐烦的表情,总让我觉得她做事不会太用心。”

    

听小金一说,嘟嘟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好像也是,但后面两位候选人,英语口语太差。”

    

此时,一桌之隔的人事经理阿乐插了句:“再看看嘛,如果你们拿不准‘那姐们’,我们人事部也谨慎面一下。”

   

 “嗯,从她对过往工作经历的描述来看,她在之前公司应该做得很出色,离职是因为企业要迁往柬埔寨了,她安家在这边,总监觉得她不错的。”小金补充道。“其实除了她的语气和表情,其他倒真没什么可挑剔的。英语说得连珠炮似的,对各种问题的处理、应变都符合岗位要求……”


多余的“担忧”

    

阿乐听了嘟嘟和小金的担忧,又不愿因为她们的评论而影响到自己的面试评估。因此,回办公室后,认真地看了这位“姐们”的简历:

    

Linda,29岁,已婚未育,毕业后一直任职于某大型加工厂,从跟单员做到跟单组长,带过4人团队,负责所有客户样品的跟单。简历中书面描述内容逻辑清晰、有条理,文字总结能力较好,对个人工作能力极有自信;英语笔试情况看,翻译85分,较好;客户案例处理,80分。嘟嘟给她的评语在吃饭时已说了,凯哥则认为她英语好,专业胜任度较高。

    

二面时间到,Linda比预约的时间早了十分钟,阿乐准时过去自我介绍时,Linda也客气地起身招呼。

    

接下来的交流,阿乐收集了大概3方面的信息:

    

Linda对跟单工作中各部门的借口、推诿及客户的诉求怎么看,有些怎么样的心得(毕竟Linda已经有5年跟单经验)?Linda对团队工作关系、合作办法的期许是怎么样的(因为公司订单的原因,企业跟单人员分工不太明确,很多时候需要协作跟进)?侧面了解个人家庭的规划情况如何(结婚、生育的打算)?

    

Linda在阐述她的每一个观点时,都很客气地补充一句,“当然这只是我浅显的一点认识,你或许能给些建议”。因为小金提过她的表情的缘故,阿乐也特意留意了下,但没有发现太多特别之处。短短半小时交流结束了。阿乐心中闪过了小金的话,但还是很快忘了,因为阿乐觉得该候选人应该可以胜任客服工作,从面试情况来看,她英语好、有经验、有主见、有原则、善分析、懂协调。

    

在一列的背景调查之后,Linda入职了。


一波三折的试用期

    

Linda入职两周后,小金打电话和凯哥说:“新人不太积极啊,组里活多,要安排加班,Linda直接以8小时外是私人时间回绝了。”

    

凯哥没有办法,转身求助于阿乐。鉴于目前的情况,阿乐请凯哥去侧面了解是否Linda真有急事,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是在考驾照。阿乐给小金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试用期如果用人部门考核确实不能适应工作,可以考虑按试用不合格解除。”但小金却说,Linda工作倒还行,就是态度不主动,而且也不接受安排加班,再试用一段时间吧。

    

又过了一个月,小金又向凯哥诉苦——Linda对客户的要求置之不理,没有及时处理,被客户投诉了,他们还得处理这些客诉问题。这次,阿乐在了解情况后,和凯哥进行了一次沟通——如果Linda真的不能胜任工作,那么还是尽快安排试用不合格解除劳动合同,否则对工作毫无帮助。但凯哥表示还是想再和Linda谈谈,看看她能不能改正。一周后,凯哥反馈说Linda的态度有所改进。

    

第三个月中旬,阿乐在公司门口遇到凯哥时,问近况如何,凯哥表示Linda的表现还是不理想,工作主动性一直提不上来,阿乐提醒凯哥:Linda的试用期很快就到了,所以用人部门还是要尽快根据表现做出决定。

    

在Linda试用期满前,HR收到跟单部门的试用反馈:延长试用期一个月。尽管阿乐认为新人在适应和融合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小瑕疵、小错漏,但Linda的情况却让他担心。如果一个新人在入职三个月后,还不能主动地让自己尽可能独立处理工作,要么是工作交接出了问题,要么是新人不适应或根本没想适应企业。


谈离职,却怀孕了

    

对于自己的想法,阿乐认为还是有必要提醒下用人部门,于是他和凯哥再次分析了Linda情况,请凯哥再确认下Linda有没有延长试用期的必要?凯哥说,Linda认为公司的工作氛围太严肃,每个人都太忙,下班期间也未有沟通,所以没能很好适应。阿乐直指Linda的说法实属借口,因为在阿乐和Linda的面试中,关于企业文化、工作氛围的观点,Lin-da强调了自己工作的适应能力及工作的目标。如果现在又有这样的说辞,显然是典型的只说不做的“面霸”。谈话进入僵局,凯哥道出了他延长其试用期的真正缘由:在阿乐来前,凯哥已经向Linda公布决定。听到这里,阿乐不再坚持。因为如果公开的信息,那么无论赞同与否,HR必须支持管理的工作,同时想好后备预案。

    

两周后,一个较大事故发生了——大客户DWC投诉跟单服务态度差,跟进滞后,凯哥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包容换来的是一单比一单严重的客诉,打算马上按“试用期不合格”解除劳动关系了,但此时的Linda却开始请假了。

    

Linda以感冒为由,请假两天,凯哥想着等假期结束后和Linda谈离职的事。谁知,两天后Linda并没有如期上班。凯哥开始着急了,怎么办?阿乐让他主动打电话,关心下Linda的身体,凯哥带来的结果是:Linda怀孕了,反应很大,不能上班!

    

试用期拖着拖着,现在成三期女工了——凯哥这下肠子悔青了,忙问阿乐:“员工处在三期,不能辞退,他的部门怎么运作……”


幸好,炸弹拆除

    

就在阿乐还在头疼时,凯哥跑来了,把手机塞过来,短信内容:“凯哥,我不做了,医生说我情况不是很稳定。”

    

凯哥对阿乐抱怨道:“你看这人就是这么不负责任,啥也没交接,就这样说不做了,你说我这一摊子事情,她跟的那几个客户,我这几天真的忙坏了。”此刻,阿乐没心情安慰凯哥,他在想,究竟该怎么处理。让Linda休病假,她始终还是得回来上班,问题还是会有,她也还是会因为这些氛围、工作量而不满意,不乐意;让Linda走,她肯定没办法马上再找一份工作,因为很少单位会录用孕期女工。权衡用人部门的实际情况及Linda的表现,阿乐请凯哥给Linda发个短信:“尊重你的选择,请于×月×日星期五上午10:00到公司办理相关离职手续,如果不方便办理,也可以书面委托家里人来办理。照顾好身体!”Linda的回复是“好的,谢谢。”

    

周五,Linda没出现,阿乐让凯哥电话了解下情况,一问,Linda说忘了这回事了。临近下班,阿乐遇到了正病怏怏走着的Linda,他主动把Linda请到了人事办公室,让小金帮她把离职手续办好,让凯哥过来和她交接工作,并结算好薪资,和她确认是否需要公司派车送,她再三谢绝了,阿乐只能相送至门口,让她多保重。

    

送走Linda时,阿乐是全程陪同,小心翼翼、客客气气,唯恐有哪里招待不周了,让这位准妈妈哪里有个闪失。Linda的上司凯哥这些日子一直在和阿乐沟通,善良的他一直在担心自己这样做,会不会遭受道德的谴责,但阿乐安慰他说,这是分内事,也是客观从Linda的角度,替她着想的方案。

    

当然,会有HR对阿乐这样的做法报以否定和批评,但作为一名负责员工安置的HRBP,阿乐权衡利弊送走Linda是多数企业会做的选择。如果把面试比喻为相亲,那么HR也会有认错人的时候,尽早地做评估,和直线管理者不断沟通,才能尽量避免问题的出现。


LE2002

    

HR ,是个很具挑战的角色,我们很期望能做一个维持程序和制度的监督员,但有时难免搅入“忠义”、“人情”之中,因此做数据收集,用事实说话,同直线沟通,才能更好地完成分内工作。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