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用“宝宝”称呼你家的90后员工

2015-12-16 14:43:48 来源: 互联网 条评论

  核心提示:前两天我部门的一个小孩贴心地给了我一袋辣条,说是让我重温下童年的味道。我拿着辣条左右端详,一脸茫然,童年是哪年?人说,98年,99年啊,就是我们小时候。

 

前两天我部门的一个小孩贴心地给了我一袋辣条,说是让我重温下童年的味道。我拿着辣条左右端详,一脸茫然,童年是哪年?人说,98年,99年啊,就是我们小时候。我想了想,操!98年我都参加工作了,挣着600块钱一个月的薪水了,哪还是童年!


忽然想起98年我刚上班那会,也有人问我,小伙子哪年的啊?我脆生生地回答,77年的!人家沉默了会,轻声嘀咕道,操!连他妈77年的都出来工作了!同样的感慨在我此后的职业生涯里一再在我心里重演,只是数字从80年,82年,86年,89年……一直到90年以后,然后渐渐麻木。


是的,长江后浪推前浪,90后已经正式登上历史的舞台了。


我有个朋友,很早就结婚很早就生娃,然后信誓旦旦地跟我说,爷也就这两年跟姑娘们鬼混混了,再过两年就不再出来了。我问,为毛啊?人一脸正气地回答我,因为再过两年90后就该出来啦,我闺女就是90后啊,我怎么好意思跟她的同代人鬼混呢!当然,事情的真相最后我也只能表示呵呵,但是不管怎么样,90后已经是你无法绕过去的一代人了,欢场也好,职场也罢,90后正在渐渐成为这个世界的主流。在我的部门里甚至都已经有了非法组织:90后四大巨头,真是让人震惊啊。


当然,在我看在按十年来划分人群本来就挺无聊的,一切试图通过统计学来归纳人生的行为都是傻逼行为。如果一定要划分的话,我以为49年以前算一代人,49-66算一代,66-76算一代,76-89算一代,89以后算一代人,再往后怎么分我也不知道了。


人的成长总是跟大时代造就的大环境息息相关,现在登上舞台的所谓90后,他们一出生就赶上中国从政治型社会向经济型社会转型的当口,传统士大夫的家国情怀那一套被强行收起,所有人的欲望被导向了同一个方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话不是我说的,是孔夫子说的。当然,这里的小人,跟我们惯常理解的小人也不大一样,或者解释成普通人的庸常生活更为恰当。


总之,在90后们出生成长的年代,历史在这里拐了一个弯,再也没有了修齐治平,再也没有了诗歌和远方,诗人由骄子沦为笑柄,理想主义开始走向死亡,野蛮生长但生机勃勃的80年代行将结束,取而代之的是冷静的,理性的,锱铢必较的,商品社会的90年代,直至今日。


而商品社会的本质就是交换。所以跟初入职场的90后孩子你能讲的也只有交换,需要他付出什么他能得到什么,或者在可见的短期内他能得到什么。你能许诺的愿景一定不能太远了,必须近在他稍踮一下脚就触手可及的地方,否则一定会认为你是在瞎忽悠。因为他们就生在在一个现实主义的环境里,你千万不能跟他们谈理想,或谈稍微远一些的东西,他们理解不了。都上班了还说什么理想?他们的理想就是不上班好么!


金钱面前人人平等,所以他们天生就有平权主张。他们不崇拜任何权威,一切自恃职位板着脸跟他们说话的人都会被他们在心里视为傻逼。而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职场真理他们还要花很多年,跳很多坑,吃很多亏之后才能明白,而现在他们想的是,大不了老子不干了!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是锁链,赢得的将是整个世界。这也仍然要很多年过去之后他们才发现,赢得的只是另一条锁链,还特么不如原来那根呢。当然这些道理他们现在是理解不能的,他们现在还只知道大灰狼是坏人,小白兔是好人,妈妈没回来不要把门开。


当然,现在媒体各种吹捧90后创业英雄也难免不让他们膨胀,大不了老子创业去,那谁谁谁都行,我凭什么不行?!开个淘宝店也好,写个网络小说也罢,何处青山不埋骨?自恃有了光辉的后路,对眼下的工作容忍度就不那么高了,高兴呢就继续干干,不高兴呢,辞个职再说呗。托了邓爷爷92南巡解放思想搞活经济的福,他们的父母普遍经济能力还在中国的平均线之上,计划生育又只生了一个,因此他们的生活压力并没有那么大,实在不行了让爸妈养上半把年还是没啥问题的,犯不上如何加倍地珍惜工作机会,反正饿不死。


也因了这样的家庭原因,他们在职场上的价值感和存在感需求非常、非常、非常的强烈。他们更希望四海之内皆他妈,最好都宠着他,让着他,将就着他,耐心倾听他的想法,然后鼓掌说宝宝你真棒!总之他们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错误和问题,但是这所有的错误和问题都不能构成你就凶他,你就不赞扬他的理由。他们还处在一个职场心理的婴儿期,你要跟他讲规矩,讲制度,讲职场道理,他鸟你个屁!他只知道饿了要哭,渴了要哭,尿了要哭,不舒服了要哭,你要是不想让他们赶紧滚蛋的话,还得耐着性子给他们一个爱的抱抱。


固定的办公时间,严格的着装要求,决策流程,标准提报……这些20世纪职场的标准模板在他们看来都是缺心眼的大傻逼。他们藐视一切固化的制度,他们无情地嘲笑着它们,即使他们想不出任何超越或解决制度问题的方案,他们思考的终点是以让人更爽为原则,而非事情本该如此。他们拒绝成为公司运转机器上的螺丝钉,他们需要找到自己在整个大事件中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是埋头跟着走。你甚至都没法评判他的错对,因为这些听起来有道理的话需要你花费巨大的代价更替公司的运转逻辑,而且你还并不能确定这是否更加符合商业逻辑。听不听他们的,都让你难受。就像穿了件湿棉袄在身上,穿着冷,脱了更冷。


坑蒙拐骗在这一代人身上出现的概率较小,因为他们出生时代的商业hr369.com规则都已然发生了变化,80年代及其以前的双轨制批条制他们连见都没见过,因此他们并不以为拉拢个牛逼的关系就能怎么的。他们视乔布斯为偶像,他们特别真诚地吹着牛逼,我毫不怀疑余佳文当众说要分一个亿给员工的时候内心是忐忑的,他也毫不怀疑自己当然能做得到,亿元是他们梦想的基本结算单位。要说骗,我只能说他们连自己都骗过了。事后余佳文也理直气壮地说:“我认怂怎么了,我就是做不到,我做到我也认怂,年轻人要敢作敢当,做不到就做不到嘛,怕什么?”在他们看来,我那么真诚,宝宝又没做错什么,你们那么凶干嘛!嗯,“宝宝”这个词是个title.


尽管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价值,但是我始终以为90后作为一个群体出现在职场上值得被好生研究,他们是中国商业文明诞生的第一代人,也算是互联网上的原住民,他们的生态代表了某种未来发展的倾向。当然,还有种说法,90后是职场上文艺复兴的一代人,他们要么被烧死在火刑柱上,要么或许真能开创出一个新的时代。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