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官员的绰号与口碑

2016-08-11 15:14:09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看官员的绰号与口碑

 



有起错的名字 没有起错的绰号

    

中国古代的官员,无论他们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都期盼即便不能流芳百世,起码也不要遗臭万年。然而其为人行事,民间自有口碑。较之死后的盖棺论定,某些生前就须认领的绰号倒更像是量体裁衣,具有经久不息的生命力和艺术表现力,流传世间,永难磨灭。难怪有人说,有起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绰号。下面就来看看这些古代官员绰号,是否真的可以判断其人品行。


1一钱太守

    

南北朝时,后魏有个王室子弟叫拓跋庆智,任太尉主簿。此人性贪鄙,找他办事,不分大小,必须行贿,要给十钱或二十钱,由此被人讥讽为“十钱主簿”。

    

而东汉时也有一个“一钱太守”,乍听之下似乎是个更厉害的贪官,其实不然。

    

东汉桓帝时,刘宠因“明经”被举为孝廉,出任济南东平陵县令,颇有政绩。后来他先后被擢升为豫章、会稽太守,任上废除烦苛政令,查禁官吏的违法行为,郡中得以大治。其功绩亦为朝廷称赞,于是被征召入京担任将作大匠。

    

当刘宠离任赴京时,有五六位老人特意从乡下赶来给他送行,每人都带着几百钱要赠给他。刘宠自然不肯接受,但老人们的盛情实在难却:“我们山野村民,见识浅陋,从没有见过郡守。过去常有官吏勒索欺诈财物,百姓不得安宁。自从您到任以来,郡中秩序井然。我们年老难得逢此太平盛世,现在听说您要离开,因此特意来奉送。”刘宠十分感动,于是挑选了一枚钱币收下,以作纪念,后人因此称他为“一钱太守”。清代监察御史杨维乔诗中写道:“居官莫道一钱轻,尽是苍生血作成。向使特来抛海底,莒波赢得有清名。”


2两字尚书

   

明代文人、书法家祝允明曾在《野记》记载:“成化末,上病舌涩。朝臣读奏,答旨多以‘是’字,而尤弗便。鸿胪卿施纯,请以‘照例’二字代之。上喜,擢为大宗伯。时号‘两字尚书’。”对于此事,明代史学家沈德符的《万历野获编补遗》还特意转录了时人的酷评:“何用万言书,两字做尚书。”

    

原来明宪宗朱见深患有口吃的毛病,朝臣读罢奏折后,他要当场回答个“是”字,但这个字他总也讲不利索,君臣面面相觑,情形相当尴尬。鸿胪卿施纯负有纠正朝廷礼仪的责任,便向皇帝提了个建议,往后可用“照例”二字代替“是”字。朱见深当即试讲,口齿清晰,“玉音琅然”,大喜之下,将施纯从正四品的鸿胪卿破格提拔为正二品的礼部尚书。

    

在朝堂上纠正礼仪是施纯的本职工作,他做得不错,此举与谀君媚上的性质毫不搭界,可谓君臣两便。可是他因此获得了重赏和高升,就遭到了不少人的妒忌和鄙薄,讥讽他为“两字尚书”。施纯冤不冤?他真冤,但也真不冤。虽然做的是分内之事,却赚得非分的大便宜。若有志气,完全可以谦辞不就。接受了,就要赔上一生的清誉。


3三不开宰相

    

马胤孙是五代时后唐的翰林学士、礼部侍郎。此公性格谨慎,胆小怯弱。按理说,他过于谨慎,工作上可能会缺少开创性,按部就班;性格胆小,则可能会不太敢于担当,往往敷衍塞责。这种人,能在仕途走多远呢?

    

凡事必有例外,公元936年春,后唐末帝李从珂提拔马胤孙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这是什么级别的职务呢?大致相当于宰相吧,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是身居宰相高位,马胤孙依然没有领导派头,从不敢决断政事,凡事没有皇帝点头就不敢执行,以致朝政凝滞,甚至连宾客都很少接待,因此被时人讥讽为“入朝印不开(不处理政事),见客口不开(不谈论国事),归宅门不开(不接见宾客)”的“三不开宰相”。

    

很多人会奇怪这样尸位素餐的庸碌之辈怎么能当上宰相,其实这恰恰是马胤孙的自保之道。五代时天下动荡,各方征伐不休,兵强马壮者为天子,文官地位一落千丈。面对后唐末宗李从珂这样大权独揽的“马上天子”,马胤孙保持低调,不擅权不结党,认真执行皇帝的命令,正是李从珂想要的那种“傀儡宰相”。五代乱世,许多文官朝不保夕,马胤孙却能毫发无伤,老死于户牖之下,靠的就是这种低调和自甘平庸。


4四其御史

   

 唐朝武则天称帝时,郭弘霸只是个不起眼的县丞。当时徐敬业在扬州起兵讨伐武则天时,郭弘霸曾主动请缨,表现出惊人的“庄严、忠勇”,发誓要活捉徐敬业,“抽其筋,食其肉,饮其血,绝其髓”。郭弘霸说得咬牙切齿,扼腕拊膺,声色俱厉,一副忠肝义胆的模样。当时武则天正面对朝廷内外的非议和反对,急需培植自己的势力,对如此忠勇可嘉的人才,自然是“大悦”,于是提拔他为左台监察御史,时人称其为“四其御史”。

    

郭弘霸大话炎炎,却寸功未立,口福未免差一些,没能饱食徐敬业的鲜肉,倒是浅尝了重臣魏元忠的宿便。原来魏元忠是郭弘霸的顶头上司,某日偶感风寒,缠绵病榻,众臣僚一起去探望。郭弘霸独自留在最后,突然要求看看魏元忠的便液。原来中医有个说法,可以根据病人便液的不同气味诊断病情的轻重缓急。通常郎中就算严格遵循古法,也顶多是闻一闻,嗅一嗅,但郭弘霸为了讨好魏元忠,竟然突破底线,亲自品尝魏元忠的宿便,然后恭贺魏元忠不久便可痊愈。魏元忠为人正直,实在忍不了郭弘霸这样钻营拍马屁的小人,于是在朝堂上当众揭露他的丑行,闻者无不恶心反胃。

    

古往今来,官员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世人的审视。令人赞同,则身名俱泰;令人失望,则身败名裂。时间的橡皮擦能够轻易擦掉许多顽固的污渍,使之无迹可寻,但那些绰号烙印根本不吃这一套,越擦反而越鲜明。后人通过这些绰号,便可了解古人的故事,或清廉,或谄媚,或庸碌,或贪婪。这些故事也在时时告诫后来者,要正心律己。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