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四段论 一百五十

2016-11-23 15:28:09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天下四段论 一百五十

  企业把搜寻孩子变成了商业噱头。 ——某网友

    

溯近日,山东省青岛市不少细心市民发现,青岛市区部分便利店出现一款印有失踪儿童头像的矿泉水,瓶体上印着失踪儿童头像及其基本信息,厂家承诺对帮助孩子还家者重奖10万元。


    义利合一

    

只要不突破法律底线,企业选择怎样的方式卖水,当然是其自由。很多做慈善的企业,目的也是通过行善提升品牌形象,从而间接实现卖货目的。这个把失踪儿童印到矿泉水瓶上的企业,不过是采用了更直接的手段。

    

有些人或许认为,商业和慈善井水不犯河水,把二者搅在一起就容易亵渎慈善的神圣。事实上,在竞争激烈的当下,公益与营销能够共赢,也是一种不错的法子。古代儒商就讲究“义利合一”,孔子说“义以生利,利以平民”,管理活动本来就可以看作精神价值创造物质价值而又制约物质价值的过程。


解“日本企业之父”涩泽荣一认为:“抛弃利益的道德不是真正的道德,而完全的财富、正当的殖利必须伴随道德。”企业做公益,有利可图,未尝不可。


中国霾基本上是中性的。

——某国际科研团队


溯1952年12月笼罩伦敦上空5天的一场大雾,夺走了多达1.2万人的宝贵生命,其成因数十年来令科学家费解;现在,肆虐在中国上空的雾霾同样令人不堪其扰。二者有什么共同点?是否有区别?近日,由美国、中国、以色列和英国研究人员组成的国际科研团队通过实验室实验和在中国进行的大气测量发现,伦敦雾是强酸性的,而中国霾基本上是中性的。


    断章取义

   

冬城雾重,人们提起雾霾,怨怼纷纷。公众媒体自然有责任讨论与解释社会关注的问题,不过许多媒体从业者科技素养太差,往往望文生义、断章取义,闹出不少笑话。连带着公众对专业人士也大表不信任,专家成了“砖家”,教授成了“叫兽”。

    

如这支国际科研团队的研究表明,伦敦夺命大雾与中国雾霾具有相同的化学反应过程,只不过前者是强酸性的,而后者基本上是中性的。酸性、碱性和中性本是简单的化学标准,但若理解成中国雾霾对人没有伤害,是中性的,就不免谬以千里了。


解这项最新研究成果给中国治理雾霾、改善空气质量提供了思路——减少氮氧化物和氨氮的排放,这或是遏制硫酸盐形成进而减少雾霾的有效之道。


贫困生就该有贫困生的样子。 ——某大学取消贫困生助学金的理由


溯近日,网帖“因穿耐克鞋被取消助学金”引起极大关注。帖子作者称大学时有个同学,打球总穿着开裂发黄的鞋子,家里省吃俭用几个月给他买了双打四折的耐克鞋,被他视如珍宝,每次打完球都要刷一遍。但后来该同学助学金资格被取消,只因“贫困生就该有贫困生的样子”。


    穷视其所不为

    

国家助学金是面向家庭贫困的学子,帮助他们完成学业的政策补助。由教育部教科文司、教育部财务司和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联合编印的《高等学校学生资助政策简介》中明确提出具体的资助政策和资助项目、资助范围。

    

一双耐克鞋,作为高校认定学生家庭经济情况困难与否的标准,不可谓不荒唐。一些学校不仅把“贫困学生的贫困样子”放在了第一位,而且因为缺乏“精准扶贫”的科学、人性化机制,反而将贫困生本来可以用来改善生活的权利以及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基本尊严都剥夺了,不仅“调教”出一批哭穷装穷的“贫困生”,而且诱发了同学之间因为助学金僧多粥少而产生的“告密”风气。许多像这位因为一双打折的耐克球鞋而被“告发”、最终被取消助学金的受伤者,连申辩的勇气都不敢再有。这是整个贫困生鉴别机制不科学、标准不健全、收放权力缺乏人性化,所带来的副作用与伤害。

    

要知道,古汉语中“穷”和“贫”的本意是不一样的,“贫”是没有钱,“穷”是志不得伸,所以孟子才说“穷则独善其身”,战国时期魏国政治家李克才说“穷视其所不为,贫视其所不取”,穷关乎一个人的志向胸怀,“贫困生就该有贫困生的样子”是以“贫”的原因扼杀人的自由,让人既贫且穷。


解“以貌取人”的简单粗暴形式早该被


“精准扶贫”的机制所取而代之。

让阅读变成一件有趣的、酷的事情。 ——新世相


溯一个由知名公众号“新世相”发起的 “丢书大作战”活动,近日在京沪穗三地的地铁中进行。主办方称,10000本书被随机放置在地铁、航班等公共交通工具上,希望民众能在通勤时分享阅读。黄晓明、张静初、徐静蕾、任泉、罗永浩、张天爱、董子健等明星名人纷纷表示参与了活动。“新世相”表示:“我们做这件事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把一个在国外已经成熟的读书共享模式改造引入到中国,并且进行升级,希望借此能提升人们对阅读的关注度,让阅读变成一件有趣的、酷的事情。”


    取其金则无损于行


“丢书”话题的缘起,是不久前英国演员艾玛·沃森(电影《哈利波特》中赫敏的扮演者)在伦敦的“地铁藏书”活动。“赫敏在伦敦地铁藏了100本书”在社交网络上很快成为热门话题,许多中国读者也对这个创意赞誉有加。于是,“新世相”联系了伦敦地铁读书行动的负责人,在取得对方的支持后发起了中国版“丢书大作战”。他们称这次活动是“赫敏藏书”的升级版,除了1万本书和一长串明星、作家、媒体人的参与名单外,还开发了活动专属的网站与线上系统,读者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了解每一本书被什么人、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丢下,又被谁捡到了。

    

劝人读书自然是好事,清代文人袁枚曾说,“书非借不能读也”,而且,“非读书为然,天下物皆然”。自己拥有的往往不甚珍惜,借来的或短暂经手的却“惴惴焉摩玩之不已”。从这个角度来说,以“丢书”的方式诱导他人读书,是合乎人类的心理的。

    

但“新世相”的这个活动也引起不少人的质疑,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像公益而更像营销。有读者就认为中国版的丢书活动就是一次商业炒作,“请一些压根不看书的明星来摆拍”,“把阅读变成一个营销事件,而不是说回到阅读本身”。对此,“新世相”回应说:“在英国推动地铁读书运动的组织是个公益组织,新世相是家公司,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作为一家公司,我们目前没有能力做纯粹的公益。但这不意味着没有‘关怀’。我自己相信在理想状况下,商业和理想是可以同时兼顾的,关于这一点,我比较喜欢诚品书店一位职业经理人的话:诚品始终是商家,这是个中性词。”

   

我们知道,目前我国流行的公益活动,很多都是三分公益,七分营销,公益行动常被商业利益所“裹挟”,做一次公益恨不得全世界人都知道。在营销行业,还有一个分支叫做“公益营销”,把公益和营销混为一谈。以“新世相”这次活动为例,只要有人在地铁上捡到书,觉得很新奇,在微博和朋友圈上去“晒”一下,达到曝光和营销的目的,主办方和赞助商的目的就达到了,最后还顺带推荐了主办方的“图书馆”。

    

不过,这种做法倒符合我们的传统。《吕氏春秋》说,孔子的弟子子贡曾经花重金救回了几个被抓去做奴隶的鲁国人,他觉得这件事是举手之劳,就当作了好事,不用领取鲁国给予他的奖励和补偿。孔子知道了却很生气,骂了子贡一通,认为他这样做,会使别人觉得救了人再去领取奖励是可耻的行为,加重了普通人的道德负担,反而不利于让更多人获救。孔子认为:“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而子路救了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子路,送了他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评论说:“鲁人必拯溺者矣。”有利益导向的益事,才能持之久远。


解作家马伯庸表示,在地铁里搞读书

    

漂流并不太合适,这些地方人太多、行程短,又没有放书的地方,关键是还有手机信号。最适合漂流的地方是在飞机上,飞机起飞后手机关闭、困守座位,很适合读书。“五岳散人”则表示,更适合在高铁上进行图书“漂流”。也有网友表示,地铁车厢内不适合放书,如果真的想让更多的人读书,可以在合适的地方设置固定的书架或漂流站,供想看书的人借阅。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