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娃上班” 真的可以有

2017-09-11 16:08:39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自从国家实行全面二孩政策之后,上班族的幼儿谁来带就逐渐成为了社会的痛点。在“老人带娃”遇到诸多问题的时候,“企业办托”成为不少人的指望。今年以来,上海、深圳等地出台措施鼓励企业单位自办幼儿园、托儿所,一些企业也已经开始探索。随着9月开学季的到来,走访发现,企业办幼托机构深受欢迎,可以说是“供不应求”,虽然企业本身压力增大,但员工的稳定性等得到了保证。不过仍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从 2016年元旦正式实施“全面二孩”以来,我国新生儿数量增长加快。国家卫计委数据显示,2017年前5个月,全国住院分娩活产数为740.7万人,同比增长7.8%,其中二孩及以上占57.7%。但另一方面,都市白领尤其是一线城市生育意愿低,也成为各类调研中的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其中,没有精力照看或无人照看成为大多数家庭的顾虑所在。
再加上学前教育资源总量不足,供需矛盾突出,一些企业开始探索自己解决员工子女托育问题。


“从去年把孩子送进亲子园至今,我和太太每天带着他一起上下班,非常省时省力。”携程员工方宏说。

携程亲子园,位于上海携程总部凌空SOHO的一幢写字楼一层,该园于2016年2月试运营,是上海首批12家职工亲子工作室之一,也是其中唯一一家提供全日托服务的企业。亲子园占地800平方米,总投资400万元,为员工1.5-3岁的小孩提供托育服务。


每天早晨8:30开始,来此上班的携程员工陆续将孩子送到这里,最迟可以到下午6:30下班后接孩子一起回家,亲子园每日供应孩子的午餐、晚餐和两顿水果点心,每月收费1600元。


据携程人力资源部员工陈小全介绍,该公司目前孩子在1岁半到3岁之间的员工有800多名,已有120多人选择了亲子园,共开设5个全托班,并陆续有新进员工排队申请。


“对员工的收费基本就是和运营费用相抵消,另外公司承担了一开始数百万的装修费用、每月十几万的租金以及水电等费用。”携程人事总监邵海晟说。

支持企办园呼声高

对于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各地有很高的呼声。


今年深圳市人大会议期间,“如何调动资源推动学前教育发展”引起了60余名市人大代表的高度关注。深圳市人大代表刘也认为,企事业单位创办幼儿园或幼儿教育中心是削减入园压力、节省成本、稳定企事业单位长效发展的创举,支持优质公办园与企事业单位合作办学,将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规模化发展。


深圳市教育局近日表示,将启动对《深圳市民办学前教育机构设置标准》的修订,探索举办规模较小、服务形式灵活多样的学前教育机构,鼓励包括企事业单位、慈善机构、社区组织和公民个人多途径、多形式参与办学。安徽省近日公布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实施方案(2017-2020年),明确支持事业单位和集体办园,扩大特殊学前教育资源,优先利用中小学闲置校舍进行改建或增设附属幼儿园。

办园压力实实在在

“高风险、低收益、责任大,愿意这样做的企业不容易。”一位参观过携程亲子园的企业负责人说。

携程、沪江网等企业也表示,经常有本地或外地企业来参观他们的幼托,但不少是了解到成本需求和现实困难后打了退堂鼓。


比如,对携程来说,除了向员工收费抵消一部分运营成本外,其它的成本都是企业自担,比如一开始数百万的装修成本,每月二十来万的租金以及水电费用。


而对沪江网来说,相对小规模的暑托班,一年也有达几十万的成本,主要是场地费。由于设在公司办公区,只能按照商业的租金,也挤占了本就拥挤的办公空间。另外,由于这种模式还处在政策空白区,并没有明确主管单位,导致很多企业不敢尝试,怕因不合规而被叫停。事实上,携程亲子园在初创时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根据上海市总工会印发《上海“职工亲子工作室”设置及管理办法》(试行),职工亲子工作室要做到有安全措施、有基本师资、有托管协议、有意外保险、有应急预案。尤其安全问题,都摆在了所有机构的首位。


尽管困难重重,但受访企业均表示,“带娃上班”解决了很多员工的后顾之忧,对稳定员工团队有很大好处。

企办园并非走老路

对于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目前仍有不少争议,其焦点是,重提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是否在走几十年前的老路。


西安文理学院教授魏奇表示,在计划经济时代,企业办幼儿园并不陌生,是大而全小而全的“企业办社会”,如果现在再回到这种模式,无疑是一种倒退,容易混淆机关、企事业单位的责任,将本该社会承担的责任推给了企业,使得企业不堪重负,不符合现代企业的理念。同时,优先保障本单位员工子女入园需求,容易制造学前教育不公平现象,把幼儿园变为了企事业单位对员工的福利,产生“画小圈子”的问题。对于这样的观点,华东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秦涛并不认同,他说,我国现阶段的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已不是计划经济时代了,以前企业结构只有国企,而现在私企和国企外资企业等同时存在,对于幼儿园的经营状况,也不再是一味地成为拖累企业财税的负担,而是能够自负盈亏的、具有市场特点的一种办园规划。


曾在2000年被评为“国家级骨干教师”的王家娟,一生都在从事教育工作,她对秦涛的观点表示赞同,她说,目前各级政府对企事业单位办幼儿园普遍持支持态度,而且也不是强制要求每个企事业单位都要办幼儿园。有能力的企事业单位可以主动申请,作为试点,这样就减少了强制摊派任务产生的问题,也给予有担当社会责任的企事业单位一个机会,对其宣传也具有积极作用,可以彰显其承担社会责任的勇气,对于自己的员工也更具有凝聚力。

企业办园的好处显而易见。沪江网合伙人、人力资源副总裁翁卓说,作为一家创业企业,沪江网的员工留存率一直控制在高位。目前,该企业30%的人员招聘来自公司内部员工推荐,“员工不仅自己不走,还会介绍亲朋好友跳槽过来,宝宝房是一大卖点。”


翁卓认为,目前大城市职业女性的工作效率极高,不比男性差。但她们在有了孩子以后,往往受制于家庭和孩子,“明明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领导者,却因为急着接送孩子,不得不分心。”


翁卓本人也是一名职业女性,她说,实际上孩子只是“阶段性的现实问题”,过了幼儿园和小学阶段,大多数职业女性都能“解放”出来,但那时,很有可能好的职位、好的机会已经“离你而去”,因此,为职场妈妈解决现实的阶段性“痛点”,实际上也是企业的人力资源投入,“可以有效延长女性的职业生涯,拓宽她们的职业发展道路。”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