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金白银 企业更有获得感------今年减税降费将超万亿元

2017-09-25 16:43:22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我国今年提出了为企业减税降费1万亿元的目标。实施减税降费、减轻企业负担,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举措,也是深化简政放权的关键内容。


 在经济发展面临较大压力、改革转型任务艰巨的背景下,确立万亿规模的减负“大目标”意义重大。当前,一系列减税降费措施正在发挥出显著效应,企业获得感强。


国家发力扎实措施推动红利兑现


在减税方面,国家实施了简化增值税税率结构、扩大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的小型微利企业范围、提高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等6项政策;在降费方面,出台清理规范一批涉企收费,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推进网络提速降费,降低企业用能成本等政策。这些措施,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约7180亿元。


6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又审议通过了进一步清理规范涉企政府性收费的政策措施,包括在工程建设领域进一步清理规范保证金;在能源领域清理规范政府非税收入电价附加;取消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降低无线电频率占用费、水土保持补偿费等6项行政事业性收费标准,等等。“这些措施每年又可减轻企业负担约2830亿元,加上此前已确定的减税降费措施约7180亿元,每年合计减轻企业负担约10010亿元,实现全年减税降费1万亿元以上的目标。”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


降成本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这一系列减负措施,显示出多管齐下助力企业降成本的政策目标。“今年出台的降成本政策发挥出明确而强烈的预期引导效应,通过最大限度地降低企业成本负担,优化企业营商环境,加大对企业技术挖潜改造和创新能力的支持力度,帮助企业转型升级。减负1万亿元给企业带来的是制度红利和政策红利,也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程瑜说。


自去年5月1日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后,全国累计减税已超7000亿元,今年全年减税降负将实现1万亿元目标,在扶持企业走出困境的同时,也助力企业走得更远。


小微企业税负减轻


金拇指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安徽省宿州市一家从事建筑装饰业的小微企业。“如果今年企业应纳税所得额达到40万元,按原来的政策规定不能享受优惠。”公司财务负责人宋巨立说,最近国家出台新政策,小微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到50万元,“今年我们只缴纳所得税4万元,负担大大减轻了。”宋巨立口中所说的新政策,正是指近日出台的小微企业减税新政——根据国家统一部署,今年1月1日至2019年年底,小微企业年应纳税所得额上限由30万元提高到50万元,对符合条件的小微企业所得减半计算应纳税所得额并按20%税率缴纳企业所得税。


企业研发投入动力变强


今年以来,国务院先后出台简并增值税税率、扩大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范围和提高科技型中小企业研究开发费用税前加计扣除比例等6项减税政策。其中,科技型中小企业成为本次认领减税红包的主力军。宁夏中卫市银阳新能源有限公司是西北地区最大的太阳能硅片专业制造商,2016年完成销售收入32亿元,全年投入研发资金超过1亿元。得知高新技术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比例提高到75%时,该公司财务部负责人张瑞玲算了一笔账:“2016年,我们研发费用1.09个亿,按50%享受加计扣除,我们可以享受5400多万元扣除额。如今按照新政策,我们享受的扣除额可达8100多万元。”


营改增在为创投企业降负的同时,抵免范围也逐步扩大到了种子期和初创期企业。对此,安徽省黄山市斯特尔机械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方锡忠深有感触:“和高新技术企业优惠叠加享受,今年可以多抵扣45万元。”成本降了,企业的研发投入动力变强了。据统计,在研发扣除新政等政策的推动下,今年安徽省有望增加科技型中小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额12.88亿元,全省企业研发投入强度有望进一步提升。“科技型企业从‘破土发芽’到‘开花结果’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税收政策作为国家扶持创新产业发展体系中的重要一环,其培植和涵养作用日益明显。”安徽省科技厅政策法规处处长姚群表示。


助力企业转型带动更多就业


去年5月,营改增在全国全面推开。江苏常州科研试制中心借此改变了原来单一销售设备的模式,探索在售后服务中提供“一条龙”式专业化服务。


这家从事煤炭设备研发与制造的高科技企业一度生产经营困难,2012年营改增在江苏试点推行,使企业找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当时,我们关注到大中型煤矿企业的辅助运输专业化技术服务。营改增后技术服务按照6%的税率缴纳增值税,加上进项税额的抵扣,使这块业务成了煤矿配套企业的‘新蛋糕’,而且通过技术服务可以扩大公司研发新产品的进度和强度,从而极大提高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公司负责人说,经测算,这不仅能够带动1000多人就业,更为企业由传统的制造业向“制造+服务”的全方位转型提供了机遇。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营改增的意义不只是减税,更将有力促进产业分工优化,拉长产业链,成为经济转型升级的强大助推器。


重点难点仍待突破


当然,万亿元目标实现过程还面临一些重点、难点问题,需要继续通过深化改革予以突破。“在减税降费方面,需要权衡财政收支、防范财政风险。”程瑜表示,宏观层面应对减税降费政策做好预期管理,在年度预算编制和中长期财政规划中确定好减税降费规模;在微观层面,要在事中事后做好减税降费的政策评估,跟踪考察政策的执行情况,及时进行调整。


在很多专家看来,相比税负问题,更要重视“清费”的问题。“应围绕当前涉企收费存在的突出问题,按照摸清底数、突出重点、分类规范、创新制度、部门协同、强化监管的原则,通过放开一批、取消一批、降低一批、规范一批,落实出台的惠企政策措施,取消不合理收费项目,降低偏高的收费标准。”程瑜说。“继续推进减轻企业负担是促转型的关键环节。”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何代欣认为,企业负担重的原因很多,归根结底还是没有理顺政府与企业的关系,因此应该继续加强对政府与企业关系的有序调整。企业自身的努力也不容忽视。“降低政府税费是必要的,但降成本最终需落脚到增强企业内生动力上来,根本路径是通过全面深化改革推进制度创新,形成激励机制,让企业发挥其作为市场主体的主观能动性。”程瑜表示。


曾金华 杨亮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