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组部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经验交流会召开,四川再次交流人才工作经验

2017-10-09 17:17:35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本报讯(记者杨君 李映君)9月16日,中组部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经验交流会在北京召开,四川等10个单位在会上作交流发言。据悉,这是继去年5月中央召开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座谈会后,四川人才工作又一次在全国性会议上交流经验,也是唯一一个两次交流经验的省(区、市)。


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不断把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向纵深推进,聚天下英才而用之,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人才支撑。


四川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黄建发代表四川在会上作交流发言,以“探索西部引才用才新机制 打造四川转型发展新引擎”为题,从改革科技人员激励政策,让本土人才“活起来”;推行柔性引才用才模式,让高端人才“引得进”;完善人才流动配置机制,让紧缺人才“下得去”等三方面,交流了四川作为西部大省,在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人才工作重要思想,紧紧抓住全面创新改革试验这一重大契机,大刀阔斧扫除阻碍人才发展的“拦路虎”,以改革红利、开放红利、制度红利释放人才红利的经验和做法。


下一步,四川将坚定不移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引,按照中央决策部署和此次会议要求,持续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探索西部地区引才用才留才新路径,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探索西部引才用才新机制 打造四川转型发展新引擎

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传统增长模式难以持续,作为西部大省,转型之路该怎么走,成为摆在四川面前的重大问题。近年来,我们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人才工作重要思想,紧紧抓住全面创新改革试验这一重大契机,以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为主攻方向,大刀阔斧扫除阻碍人才发展的“拦路虎”和“绊脚石”,依靠改革红利、开放红利、制度红利释放人才红利,积极探索以人才优先发展促进四川转型发展的有效路径。


改革科技人员激励政策,让本土人才“活起来”


拥有普通高校109所、科研院所280余家、科技活动人员超过35万,四川科技人才资源不可谓不丰富。但全省技术合同登记成交额仅居全国第10位,输出技术合同成交额却占总成交额的71%,科技成果转化难、收益难与成果“外溢”问题十分突出。如何激发本土人才活力,依靠人才驱动转型发展?我们相继出台扩大用人单位人事自主权“10条”、激励科技人员创新创业“16条”等系列放权、松绑新政,让科技人员转有动力、创有底气、干有奔头。


打通成果转化“最先一公里”是关键。2016年以来,我们选择20家高校院所开展“职务科技成果权属混合所有制改革试点”,找到了解决成果转化过程中科技人员有动力却没权力、高校有权力却没动力这一问题的“金钥匙”。“先确权、后转化!”通过约定单位与职务发明人按3:7共享专利权,让职务发明人享有的奖励权“前置升级”为知识产权,用1个章办成过去18个章才能办成的事,有效推动了更多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西南交大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高校,试点以来已有168项职务发明专利分割确权,成立高科技公司9家、筹建3家,而2010年至2015年6年间仅仅转让转移14项专利,他们的成功被《新闻联播》誉为科技成果转化的“小岗村实践”。


然而,受绩效工资“天花板”限制,转化收益如何分配又成为阻碍成果转化的“最后一公里”。我们大胆改革绩效工资制度,规定成果转化收益划归成果完成人及团队的部分,不纳入绩效工资管理,真正实现让科技人员“名利双收”、甚至“一朝致富”。一年来,首批试点单位已推动近700余名科技人员离岗创新创业,转化科技成果59项,创办领办科技型企业120余家,实现年产值超过10亿元。科学家跨入产业界不再躲躲闪闪,一批科技儒商正在“双创”热潮中脱颖而出。


推行柔性引才用才模式,让高端人才“引得进”


不求所有、不求所在、但求所用,我们在激活本土人才的同时,注重发挥比较优势,以灵活的方式引进高适用、高匹配人才,依靠高端人才抢占产业高端。东方汽轮机公司瞄准重型燃机热端部件研发的技术难题,由4名外部院士加1名“千人计划”专家加本土研发专家组成团队,顺利突破技术难关,为全面实现燃气轮机国产化奠定了坚实基础。成都航宇公司引进两名“千人计划”专家和10余名海外行业专家,用3年时间一举攻克高温合金及发动机单晶叶片这一制约我国航空发动机的重大技术瓶颈,今年还出资28亿元收购英国加德纳航空公司,全力打造“航空动力小镇”,建成后预计产值超过100亿元。


依托平台载体揽才用才,是提高引才效率和精准度的重要途径。我们大力推进省校省院省企战略合作,联动打造10余个国际人才合作园区,推动省政府与清华、同济等13所知名高校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促成同济西部创业谷、人大文化创意研究院等一批产学研合作平台落户四川。清华互联网研究院挂牌仅一年,就吸引12个团队200余名高素质人才,柔性引进91名专家来川转化成果,特别是随着4名院士在内的一大批专家进驻“能源战略与低碳发展研究中心”,有望推动四川在“能源革命”领域迈出新步伐。


高端引领带动“候鸟型”人才纷至沓来,柔性引才的路子越走越宽。我们通过实施省“千人计划”柔性引进79名高层次人才,依托“天府高端引智计划”每年吸引1万余人次外籍专家来川工作交流,建成315个企业院士专家工作站,引进1609名科技人才来川开展项目合作,带动各地近5年引进4.8万名急需专业人才。绵阳新晨动力引进宝马公司8名外籍专家组建专门团队,将宝马的管理架构和生产控制体系在川“复制”,圆满完成宝马N20发动机一期项目,2016年实现产值35亿元,人才对创新发展的引领作用迅速增强。


完善人才流动配置机制,让紧缺人才“下得去”


四川区域发展差异明显、人才资源分布极不平衡,88个贫困县事业单位空编数超过9万个,人才匮乏已成为制约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脱贫奔康、全面小康的短板。我们先后出台促进大学生到基层就业“12条”、引导教育卫生人才服务基层“8条”、加强基层专业人才队伍建设“18条”等一揽子政策,既解决人才愿意去、引得进的政策问题,又解决人才用得上、留得住的动力问题。


让人才到基层一线、到最需要的地方,是我们抓人才工作的重要指导思想。我们鲜明重基层、抓基层的导向,积极构建城乡人才对口帮扶机制,着力以“有形之手”弥补市场配置人才资源之不足。先后选派5000余名干部、2.1万余名专业人才、1000余名专家到民族地区和贫困地区开展援助服务,推动省内相对发达的7个市、15个县结对帮扶45个藏区彝区贫困县,全覆盖建立对口支教、支医制度,帮助贫困地区既摘“穷帽”又拔“穷根”。位于大巴山南麓的苍溪县农产品丰富,却苦于缺乏“带头人”“土专家”,“贫困帽”难摘。近年来,通过与清华、北大等30所高校开展校地合作,吸引大批专家人才走进田间地头,用脚步探出一条精准扶贫路。2016年,猕猴桃、中药材、健康养殖三大产业年产值分别达66亿元、25亿元和30亿元,书写了以人才智力服务推动脱贫攻坚的生动实践。


基层和艰苦地区招人难,留人更难。我们探索实施差异性、政策性政策,拓宽公务员招录、专业技术人员招聘、急需人才定向培养“三个通道”,实行薪酬待遇、职称评审、选拔任用“三个倾斜”,近4年为贫困县定向招录2万余名公务员、补充2.3万余名专业人才,为基层和藏区彝区定向培养近万名免费师范生和医学生、输送5.8万名“9+3”(9年义务教育+3年免费职业教育)本土人才,实现“输血”和“造血”有效结合。“8.8”九寨沟地震后,迅速启动民族地区旅游人才培养引进五年行动,大规模开展人才培训,抓紧补齐岗位空缺,通过人才质量和人才数量“双提升”,为灾后恢复重建、旅游产业提档升级积蓄力量。


下一步,我们将坚定不移以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引,按照中央决策部署和这次会议要求,持续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探索西部地区引才用才留才新路径,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