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袭王者荣耀,离职员工被判赔1940万

2018-08-20 18:11:42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有份职场惹不起的协议,叫竞业禁止协议有种让人很窝心的官司,是前老板起诉你

 

    近日,上海一中院二审判决,前腾讯员工徐振华违反劳动合同中的竞业限制条款,需要向腾讯返还1940余万,创同类案件最高赔偿纪录。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用人单位选择与员工签订保密协议或者竞业限制协议,对保密义务和竞业限制义务等内容进行约定,随之而来的是竞业限制类纠纷显著增多,而高赔偿额也逐渐成为常态。


A

案件真相

尚未离职即自办公司开发同类游戏


    徐振华于2009年4月加入腾讯游戏,负责网游开发运营,曾研发出著名网络游戏《轩辕传奇》,并获得了腾讯的股票期权,同时签订了《保密与不竞争承诺协议书》。


    2014年5月,徐振华从腾讯离职,不过在2014年1月他就私下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沐瞳科技,离开腾讯后又成立了两家公司——上海杭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和上海沐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1月,成立上海沐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沐联科技”)。


    而杭泽科技、沐央科技、沐联科技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均为徐振华。前述公司的经营范围都包括“计算机技术、电子技术、互联网技术、通信技术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技术转让、技术咨询”。腾讯发现,沐瞳科技开发出了一款名为《Mobile Legends》的网游,经过比对,腾讯认为这款网游大量抄袭《王者荣耀》。


    腾讯随即将徐振华告上法庭,索赔2300多万元。一审判决徐振华确实违反竞业限制约定,需向腾讯支付违约金372万余元,但双方均不服。


    二审判决,徐振华按照双方协议约定,返还其基于腾讯授予股票获得的所有实际收益,向腾讯方面支付人民币19403333元。


    除了要赔偿巨额竞业限制补偿外,腾讯认为,沐瞳科技开发的《Mobile Legends》侵犯了《王者荣耀》的著作权,已经提起了诉讼,要求这款游戏停止运营,沐瞳科技赔偿相关侵权损失。相关案件将于近日开庭审理。


B
同类案例

互联网行业竞业限制案件持续多发


    徐振华案的竞业限制赔偿金数额创下国内纪录,在互联网业内引起了热议。互联网行业的竞业限制问题,以及由此产生的诉讼,已经存在多年。


案例1:网易“手撕”陌陌

    2014年12月,网易曾发布声明,质疑陌陌创始人唐岩违反与其签订的竞业限制约定。网易称,2003年12月至2011年9月,唐岩在网易工作。但2011年7月,唐岩尚未离职网易,就在外开设陌陌公司。唐岩在网易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获取网易提供的各种信息、技术资源,创立了“陌陌”,从而窃取网易公司商业利益,丧失基本职业操守。


    陌陌则在其招股说明书中对此回应,网易声明中没有任何直接针对陌陌的指控,其所有指控几乎都是针对唐岩加盟陌陌之前的行为。


案例2:搜狐向马可索赔5000万

    2017年4月,因涉嫌违反“竞业限制义务”,搜狐视频版权影视中心总经理马筱楠(马可)被搜狐提起仲裁申请,索赔金额近五千万元。这起案件成了当时互联网行业因违反竞业限制义务索赔金额最高的案例。


    同年8月28日,北京市仲裁委员会裁决结果显示,搜狐获胜。马可违反了竞业限制义务履行的约定,应承担违约责任,向搜狐双倍返还违约期间已收到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并继续履行对搜狐的竞业限制义务。

    这意味着,马可的竞业期持续到今年8月,期间不能为搜狐竞争对手工作,或自行从事相关业务。不过搜狐近五千万元的索赔金额,似乎没有被北京市仲裁委员会裁决通过。


案例3:百度向王劲索赔5000万

    另一起索赔5000万元的竞业限制案件,发生在去年12月22日。百度把自己曾经的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当时还是景驰科技创始人兼CEO的王劲告上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主要涉及商业秘密和同业竞争,索赔5000万。被告为前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王劲及王劲所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


    百度当时有一个明确的指控是:通过离职不归还电脑和打印机的方式窃取公司机密。


    但这场诉讼仅持续两个月就告一段落了,最后的结果是——今年2月,王劲从他一手创办的景驰离职。一周后,百度不但撤销了对景驰的诉讼,还宣布景驰科技加入了百度Apolo开放平台,双方至此握手言和。


C
竞业限制纠纷白皮书

违反竞业限制义务需承担法律责任


    记者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互联网领域因竞业限制引发的案件呈多发趋势。2014年至今,中国裁判文书网收录的此类判决书有240多份,对应着200多起案件。


    从案件类型来看,大多数案件的诉由为劳动争议。从办案法院来看,此类型案件高度集中,200多起案件中,北京、上海、广东、浙江这四个互联网产业发达地区,就占据了八成。其中北京就多达75件,上海为56件。案件涵盖了互联网行业的全产业链,包括互联网产品开发、广告营销、技术运营、大数据等等。


    今年7月5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竞业限制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这份调研报告明确指出,部分竞业限制纠纷还可与知识产权纠纷、反不正当竞争纠纷、侵害公司利益纠纷等案件相关联。出于保护商业秘密的需要,企业往往会以“组合拳”的形式,同时或者先后再提起知识产权诉讼、反不正当竞争诉讼、侵害公司利益诉讼等。


    该白皮书还提示,负有竞业限制义务的人员,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工作,或者自己开业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即构成违反竞业限制义务。即使并未造成原用人单位的客户流失、构成强有力的竞争、造成实质影响等后果,也仍需依法承担违约责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