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996”?朋友,你不是一个人

2019-04-01 11:31:54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说到工作,一直以来,年轻人的态度是有一点点“矛盾”的。
    一方面,“敬业”“理想”这样的传统职场价值观已经不太能唤起他们的共鸣,另一方面,“总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又暗示着他们对工作依然有金钱之外的考量;“工作就是拼杀”“职场是残酷的”之类的厚黑学让他们反感,但“三十岁还没做到中层就没戏了”“薪水不翻倍就是浪费跳槽机会”这样的公众号式职场箴言依然会引发他们对自己的质疑和不安;他们一边说着“同事就是同事,职场莫谈友谊”,一边又不得不承认,公司社交圈始终是自己的人际关系里重要的一环。
    关于职场,某调查机构在2019年2月到3月发布了一份调查问卷希望能让年轻人聊一聊自己的上班体验,以“彰显个性”、强调人与人之间的边界、差异和多样性著称的他们,在职场上可能会遇到什么。2018 年和2019 年又是个变化众多的年份,这些变化是否对他们产生了影响。让我们更系统地了解一下当代年轻人如何看待“工作”这件事。
你可能感兴趣的5个事实
    在这份问卷里,我们得到了许多有意思的结论,有一部分确实在我们的意料之内。
有1/3 的职场年轻人打算跳槽/正在找工作
    去掉正在读书/实习的学生,剩下的人里面,“在职,没有跳槽打算”的人占了62%,“在职但打算跳槽”和“正在找工作”这两种状态分别占了27%和7%。换言之,在调查期间,每三个年轻职场人里,差不多就会有一个人打算/正在找工作。
“三年换一份工作”挺常见
    因为考虑有部分问卷参与者还在做第一份工作,没有经历过完整的“求职-入职-离职”周期,我们以“在上一家公司呆的时间(至少换过一次工作)”作为估算指标,对比不同年龄段会在一个岗位待多久。将每个选项的中位数以得票数进行加权平均,我们得到的在职时间近似值是:80 后3.1 年,90 后1.5 年。而考虑到90 后的工作年限普遍不是很长,不稳定因素更多(比如,只是短期实习/还在寻找方向/缺乏斗争经验等等),所以跟90 后相比,80 后的这个调查结果更具有代表性。此外,Linkedin 在2014 年发布的《职场人士跳槽报告》也提到,中国职场人的平均在职时间是2.8 年(34 个月)。总的来说,3 年大概是当代人在一份工作上的普遍耐受期。
加班挺常见,但不同行业加班方式不同
    随着网络的发展,“工作生活一体化”已经成为趋势。但是在不同的行业/岗位,加班(或变相加班)的类型也会有所不同:例如拿传统的“延时下班”来说,每周加班次数最多的三个行业分别是房地产/建筑(1.5 天)、金融(1.3 天)和互联网(1.3 天);再拿较为新型的工作来说,随时待命人数比例最高的行业则是文娱传媒(40%)、服务业(35%)、房地产/建筑和商业服务(都是33%)。
    当然,这份调查结果也证明了,有些职场传言,其实也不是很准确,比如:“老板都喜欢跟员工谈理想、画大饼”
    可能是因为大多数公司都意识到了“现在的年轻人没那么好糊弄”,在“老板/ HR 都给你画过哪些大饼”的调查中,人选占比最多的是“啥都没说过”(43%),其次是“给你升职加薪”(40%)。曾被我们经常调侃的“有股份/期权”排在了第三,同时比例也很小,这些似是而非的“愿景式话术”,被使用的频率已不如我们想想中那么频繁,至少,公司不常把这招再用在年轻员工身上了。
“职场就别谈友谊了”
    曾经有调查机构也发起过一次关于“你遇到过哪些职场友谊难题”的开放式问答,得到了2410次表态。排名最靠前的答案几乎都偏向于“职场没有友谊”“同事跟朋友要分清楚”等。但具体到操作层面,我们得到的答案却是完全不同的结果:此次调查中,不管是哪个年龄阶段,承认自己“在公司有朋友”的人都占了一半以上,真正确定“没在公司交到任何朋友”的人却不到30%。
容易被忽视的小细节
    在“那些不靠谱的职场秘笈”里,我们经常就一些“容易引发不必要恐慌的‘职场经’”提出不同意见。我们将用以下这5个数据,希望进一步展现更多真实的职场生活。
69%
    在“你的加班是有偿的吗”这个问题中,选择“无偿加班”的人数占比69%。“加班不给钱”的一个可能原因是,“总是要随时盯着工作情况”(78%)和“有时要在非工作时间回复同事的消息”(84%)等,年轻人表示“变相加班”太过常见。
1/3
    受去年底开始的“经济下行”影响的个体比例。年轻人遇到最多的情况包括年终奖缩减(16%)、工作时间调整(5%)、降薪(4%)等。至于“经济下行”对行业/公司的影响,波及范围就更广了:一共有57%的人目睹/感受到了控制成本(35%)、调整人员/业务(27%)、取消/减少奖金(22%)等情况。
190 人
“从不屏蔽同事的朋友圈,但也不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朋友圈”的人数。相对地,只有14 个人“对同事公开了自己的每条朋友圈,但却从不关注他们的朋友圈”:年轻人对同事的关注,似乎比自己对他们的展示要更多一些。
3 个小时
    70%的人每天“摸鱼”3个小时以内,完全没空“摸鱼”的占比17%。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工作确实没做完”而加班的年轻人里,还是有49%的人每天顽强摸鱼1小时以上。俗话说截止期限是第一生产力,但没有“摸鱼”就没有最后期限,可见摸鱼对当代职场年轻人来说才是基本人权。
64%
    拥有避开老板的“同事闲聊小群”的比例。其中三分之二的人说自己偶尔会在群里聊天,剩余三分之一的人则基本都在“潜水”。问题是,加入了这些闲聊群的职场人里,有近一半的人(48%)同时表示自己“静音了所有公司群”——加群归加群,但沉默起来也是毫不留情。
这些建议送给你
    ◎别只看公司给你几天年假,“隐形”福利同样重要:不论是80后还是90后,普遍认为最有用的职场福利是雷打不动的“年假”(77%)、“弹性工作制”(55%)、“体检”(54%)和“租房补贴”(52%)。软件公司Qualtrics 和投资公司Accel Partners在2017年发布的报告中曾说,“长久、稳定的保障”“灵活的工作时间”“职业培训的机会”是最得千禧一代认可的“职场关怀”。
    ◎不喜欢996工作制没问题,因为它确实不招人待见:其中54%的人都表示在找工作的时候会直接避开要求996的公司。如果你真的非常讨厌加班,“早点提出来”未必就没用:拒绝接受996的人里面,成功避开高强度 /变相加班的人接近六成(59%)。
    ◎如果上级逼着你把微信昵称改成“公司+名字”,或命令你必须在三分钟之内回应Ta的指令,有至少六成的人会跟你一样感到被冒犯,但你如果觉得“这俩我都OK 啊”,也有至少5%的人会附和你。
    ◎为了不过早陷入日复一日的通勤旋涡中,即使在北上广这样的大都市,住在离公司来回车程2小时内的地方是非常有必要的。调查中发现,通勤时间超过2小时的长途奔袭者只有6%。公安部道路交通安全研究中心曾公布过全国大城市的平均通勤时间,即便是一线城市如上海,也只需要57.6分钟。
    ◎“在办公室里哭”其实不算什么,调查中发现37%的人都做过和你一样的事。
    ◎如果有合得来的同事,离职后不妨保持联系:有过离职经验的人里,76% 的人都会跟前同事联系,而且联系的原因一半都是“朋友私交”,“不联系”或“只为公事联系”的人,加在一起只有三成。“职场塑料情”并不是办公室的全部。
    ◎“不想转发公司的软文”跟敬不敬业无关。44%的人都拒绝使用自己的朋友圈给企业无偿打广告,而且90 后的朋友们更希望守住这块私人社交领地,90后拒绝的比例是46%,80 后只有35%。
    ◎成年人也需要得到表扬,包括领导的夸奖:调查中发现有78% 的朋友都对直属领导的夸奖很在意。加拿大和韩国的研究者之前也做了项调查,发现成年人的心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跟老板的关系,而且过了40岁之后影响会更大。
    ◎没必要用“干一行爱一行”给自己心理包袱:调查中显示,职场人自评的“职业契合度”平均分是5.84,“对工作的喜爱程度”更低,只有5.52(满分都是10 分)。但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分数比平均值还要低,那还是考虑换一个工作吧。 刘融
    毫无疑问,职场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有时甚至是占比最多的部分,年轻人在谈论工作时,理想跟现实必然会有差距,乐观和悲观的想法当然也都存在。以上的结论,对职场人来说可能并不是多新鲜的观点,但希望它们能令我们对工作进行进一步的思考和认识。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