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加班世界不能流泪?

2019-04-09 09:42:06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近日,杭州一伙子骑单车逆行,被交警拦下后,接了一个电话,随后当即摔掉手机,情绪一度崩溃,跪在地上痛哭起来,大声喊着:每天要加班到11、12点,女朋友忘了带钥匙,让我送钥匙,公司也在催我,两边都在催,真的觉得好累。暖心的交警们,一直陪在小伙子身边,直到他情绪稳定后才离开。其中最扎心的是,交警安慰小伙子说:“累了就请个假休息休息。”小伙子轻声回了一句:“请不到假。”
    有调查显示,中国人年均工作2000至2200小时,而英国人年均工作1677小时,日本人年均工作1729小时,可见中国年轻人的工作时间要远远超过大多数国家的年轻人。现在大家的压力都太大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情绪就会面临崩溃。压垮骆驼的从来不是一根稻草,而是一根又一根稻草。
因为妈妈的一个电话爆哭
    @橘猫:一天晚上刚到家准备吃饭,就接到领导的电话临时让我改稿子,觉得很委屈,凭什么占用我下班吃饭的时间,当我改完稿子后,面都凉透了。这个时候妈妈突然打来电话,祝我生日快乐,我立刻呆住,连自己的生日都忘记了,妈妈说要我自己今晚吃点好的,我挂了电话以后就开始爆哭。
为孩子换尿片哭了起来
    @小仙:我的一个朋友刚生孩子的时候真的很累,一天半夜醒来给孩子换尿片,刚把孩子抱在怀里就痛哭起来,她的老公被吵醒了还说她太矫情。
因为吸同事的“二手烟”痛哭
    @宇宙:我平时工作本来就很烦琐,赶上单位特别忙的时间段,忙到一天连水都喝不上一口,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一个同事在座位上吸烟,我闻到“二手烟”后放下手上的工作就跑到楼梯间大哭。其实并不是因为他吸烟,而是工作中很多委屈和痛苦堆积在了一起,觉得生活太苦了,为什么还要让我闻到“二手烟”。那时真的觉得人间不值得。好好爱自己吧,丢掉那些让自己烦心的人和事,吃点好吃的,你会发现再苦,嘴里都是甜的。
    他们脆弱吗?心理承受能力差吗?
    不。我们这些穿着坚硬铠甲的成年人,每时每刻假装着情绪稳定,突然被人戳中了心窝,打破了心理临界点,失控或是宣泄,一点都不丢人。谁都不是铁打的心。怕就怕你一直不发泄,不放松,结果就是想不开或者过劳死。
信息时代:每个人都在隐形加班
    当电脑和互联网被发明出来的时候,人们曾经期待这些新技术能够减少工作量、缩短工作时间。然而现实恰好走向反面。过于发达的通讯,模糊了私人时间和工作时间的界限,这是造成过劳的原因之一。在前不久发出的“过劳问卷”里,有超过40%的人认可这一点。
    夏,24岁,互联网:我从来没有在精神上下过班,顶多只是肉体离开了办公室而已。哪怕是在家里,精神也是紧绷的,手机的每一个震动,我都不敢错过。
    丸丸,29岁,广告:我不相信有人会比我更惨,多少次我正在和男朋友约会的时候,工作电话打进来,只能抛下男友继续工作。
    春雪,35岁,产品经理:自从开始工作,我就再也不会说“我爱手机”这样的话了。现在年轻人一刻也不愿放下手机,这并不是因为“爱”,而是“焦虑”!
    现在能有一个正当的理由关机,是我最幸福的时刻,比如——坐飞机。但听说,越来越多的飞机已经支持机上Wi-Fi了……我经常怀疑,科技的进步真的让我们更加便利和幸福了吗?随时随地能被找到,就意味着,我们随时随地都要工作。琐碎的、偷袭式的工作方式,耗费的精力远大于坐在办公室加班。
“便利”的生活,终将让我们失去自己
    互联网的速度,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节奏和心理期待。以时间为核心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工作速度加快,工作量也不断加大。
    在网上聊天时,“秒回”已经成了最高级别的尊重,但同时也是最大的负担。这是一个便捷的时代,有24小时的超市,有2小时必达的同城闪送服务,有外卖,有随叫随到的客服。但是否有人想过,我们既是这些服务的消费者,同样也是劳动者。曾任美国劳动部长的罗比特·B·赖克说过:“作为买方的我们越容易选择更好的商品和服务,作为卖方的我们就越要吸引消费者、维持顾客、抓住机会、签订合同,并为此而拼命奋斗。结果,我们的生活节奏也越来越紊乱。”
越有钱,越过劳
    过劳和金钱有着最直接的联系,经济压力繁重,需要养家,也想享受。
    新尘,27岁,新媒体:我大学一个月600元的生活费,毕业后工资5000元,现在工资有20000元了,生活质量并没有质的飞跃,却越来越焦虑,欲望越来越大,钱也越来越不够花了。公司定的KPI,我总想着要1.5倍的去完成,就想能多拿点年终奖,最后把自己累个半死。
    雨辰,36岁,汽车流通:希望优秀,能有层级的上升,为孩子打好未来的基础,自己实际向往无忧无虑的田园生活,没有太多欲望。
    按照经济学的原理,如果每小时的工资很低,劳动者可以通过增加劳动时间,来增加收入;反过来,如果工资很高,就可以减少工作时间,来享受更多的闲暇。低收入的人要比高收入的人工作时间长。但事实恰好相反。各种统计数据显示,高收入阶层比低收入阶层的工作时间更长,中产阶级上层白领的过劳现象最为严重。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工作与消费的循环”。
    每一个为生活打拼的人们,别压抑别自闭,该发泄时就发泄,完了咱们又是一只完美的“社畜”。
恶性加班,可持续吗?
    小伙工作确实辛苦,他说每天加班到十一二点......
    这种高强度加班,是职场人应该承受的吗?其实,即便我们身体能承受,心理也无法承受。
    职场加班无外乎下面几种情况:
    1、工作效率低、不得不加班;
    2、老板让加班,不得不加班;
    3、假装在加班,做给老板看;
    4、行业潜规则,不得不加班;
    5、项目加班季,间歇性加班;
    6、为自我提升,为自己加班。
    对于4、5情况的加班,我们要审视下,还要继续吗?自己能改变吗?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高强度的工作让人无法平衡生活,除了吃饭睡觉,没有自己的时间,情绪低落,就像开头说到的那个小伙子,必然崩溃。比如互联网行业的“996”模式,不是我们个人能改变的,从本质上来说是一个社会问题,我们不能改变,就要找到工作和生活的平衡点。
    恶性加班文化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改变,我们能做的是,要么,学会自我调节,管理好老板期望,找到平衡点;要么,避免身体损害,及早转行。年轻人,可以奋斗,可以拼,但是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
恶性领导,要忍耐吗?
    领导让小伙子每天加班到深夜,如果不是行业规则,而是领导的特殊喜好,要提早亮底牌。加班本身就是和领导之间的博弈。你的底线越低,领导当然会越来越让你陪着加班,安排加班。不是所有的职场要求都是合理的,如果不直接和领导谈我不想陪你加班,那么可以:
    ◎到下班时间领导给任务,先问问领导,是不是很急?什么时间点完成?
    ◎提高个人工作效率,专注重要任务,学习统筹和时间管理;
    ◎尝试下班时间直接告诉老板:“老板,明天见。”
    换不同策略和老板博弈,达到大家都能接受的平衡点。
    没有人能一直长期加班,没有必要坚持。如果老板对你不加班表示不满,那是他的问题,正好提早规划自己的职业发展。
崩溃大哭,也是一门技术
    我们面对自己的期望、父母的期望、现实的残酷,往往会逼自己要坚强面对,希望不负众望。其实与其一直憋在心里,不如卸下”体面“和”坚强“,来一场“嚎啕大哭”。
    痛快地说,“我不行了,我受不了,我做不到。”情绪释放出来就好了,网友称前文小伙子这次的哭为“技术型崩溃”,一点不丢人。适时的哭泣重启了人们的情绪开关,一味坚强,负面情绪积累过多,必然“过刚易折”。如果哭一次不够,那就多哭几次。
    这样也是挺好的。 宗禾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