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地震波“赛跑”,他赢了

2019-06-25 19:04:41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日前,本报记者专访到了这位与地震波“赛跑”的人——地震预警四川省重点实验室主任、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所长王暾,为大家揭秘“地震预警”背后的故事。
    6月17日22时55分,家住宜宾市叙州区某小区7楼的李梅正在家里看电视,屏幕一角突然弹出地震宜宾市防震减灾局和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联合发布的预警信息:四川长宁正发生6.1级左右地震,叙州区震感强烈,请紧急避险。地震横波还有10秒到达!
    22时56分,成都市高新区某小区的小刘往微信群里上传了一个视频,通过视频可以听到,该小区的扩音喇叭正播放倒计时:10、9、8、7……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扩音喇叭倒数结束,警报响起,随后房屋开始摇晃起来。“竟然是地震预警,时间整整提前将近1分钟!”微信群和朋友圈里瞬间“炸”开了。
    事实上,成都市收到的预警时间并不止1分钟,准确来说是61秒!当时,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与应急管理部门联合建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同步向政府和应急部门、场镇、社区、学校、电视、手机和媒体等不特定公众发出了预警信息,成功预警了长宁地震。
    这场与地震波的“赛跑”受到广泛关注。
生死时速
已成功预警52次地震
    “这次给宜宾提前了10秒预警,给乐山提前了43秒预警,给成都提前了61秒预警。”王暾向记者解释到,“震中正发生地震但还没有对其周边目标区域造成破坏前,我们利用电波比地震波快的原理,给目标区域提供几秒到几十秒的预警时间。”
    据王暾介绍,ICL地震预警系统主要分为四个环节:地震监测、预警信息分析和处理、预警信息发布、预警信息接收和应用。“具体来说,就是在地震危险区域布设高密度的台网,监测地震,监测仪将监测到的地震动的关键信息发送至预警中心进行分析和处理,然后预警中心发布预警信息,用户接收预警信息并进行避险和紧急处置。”
    对于王暾和他的团队而言,地震预警是科学工程,更是民生工程。“目前的预警成果,已经处于全球领先水平。”王暾介绍到,成都高新减灾研究所和地震部门合作建设的大陆地震预警网覆盖面积达220万平方公里,覆盖了我国地震区人口90%。“从2011年地震预警系统服务社会以来,已成功预警了芦山7级地震、鲁甸6.5级地震、九寨沟7级地震等52次破坏性地震。”
科技报国
一步步完成使命
    浙江大学工学学士、中科院力学研究所力学博士、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理论物理学博士后……这是王暾作为科研工作者的精彩履历。归国前,王暾的研究领域与地震领域关联度并不大,而且他早已做好回国当教授的打算。
    但就在2008年,他把预设好的人生轨迹做了个“急转弯”。那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发生,触目惊心的灾难,满目疮痍的场景,瞬间让王暾萌生了做地震预警的想法。“哪怕只是提前几秒钟,也能让人们获得更多的逃生机会。”于是,他决定回成都跨领域进行地震预警系统的研究。“这是知识分子的历史使命感,而且作为四川人,更应该发挥自己的价值,为家乡做一些事情。”跨领域做科研,填补国内地震预警的一系列空白,从0到1的创新突破,王暾一步步地完成着儿时的科学梦,更是努力用实际行动践行者“科技报国”的初心和使命。他表示,未来,将努力做好地震预警信息服务工作,更好地融入到国家地震预警工作中,加强与相关单位配合促进我国地震预警事业良好发展,更好地服务国家地震安全。
面对质疑
明确表达自己的观点
    地震发生后,随着人们对地震预警系统的热议,也出现了不少质疑声,针对地震预警的科学论证、实际减灾作用,以及预警系统的商业属性等方面,都出现了包括国家地震局专家在内的不同声音。“如果汶川地震发生时有预警,那么死亡人数可能会减少2万至3万。”记者了解到,已有理论研究表明,当预警时间为3秒,可使人员伤亡比减少14%;如果为10秒,人员伤亡比减少39%;如果为20秒,便能使人员伤亡比减少63%!也就是说,地震预警抢出的这短短几秒、十几秒、几十秒的时间,就可挽救大量的生命。“灾害预警是涉及到公众利益的领域,而这套地震预警系统的研发和推广者是企业,有商业属性,你怎样去平衡企业的商业性与地震预警的公共利益间的平衡?”
    面对记者的疑问,王暾表示,地震预警首先基于很多属性,有科学性、公益性、商业性。比如,在学校、社区安装地震预警的接收终端“大喇叭”——它是人员密集场所需要的一种地震预警接收终端,这种终端的安装才是收费的,是商业性的,但老百姓使用的减灾所提供的电视、手机、广播的地震预警服务是不收费的,是公益性的服务。国务院2014年12月发了一个文,就是应急产业的实施意见,支持发展应急产业,那里面就含有地震预警的产业。
表达忧虑
期盼打通“最后一公里”
    谈到在此次长宁地震中,很多老百姓提前几秒到几十秒收到了预警。王暾感到十分欣慰,笑道:“预警技术确实做到了它该做的。”不过,他也反复表达自己眼下的忧虑。“只要预警网覆盖的区域范围内发生地震,都能被监测和预警,只是对预警信息能不能充分传递到老百姓,是现在我国地震预警领域存在的最主要的问题。”
    王暾说,目前四川地震区有79个县已经开通了电视、手机预警服务,占了四川省地震区60%区县,剩下的地震区还有几十个县没有开通。从全国来看,开通电视预警的也就只有四川。因此,王暾设立了三个目标。第一,要把地震预警功能内置到更多的电视和手机上,目前已经应用到省内很多机构的APP上,希望将地震预警系统内置到微信、QQ、支付宝、百度、今日头条的平台;第二,需要各地政府授权发布地震预警信息,一直以来自然灾害的预警只能政府机构才能发布;第三,对公众进行地震预警系统的全面科普,目前他在技术和科普上进展较快,尚未解决的是,拿到各级各地的应急管理部门的授权书,以开通地震预警服务。
本报记者李映君陈胜摄影报道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