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旅行去过“间隔年”?

2019-08-05 17:45:22 来源: 人力资源报 条评论

  核心提示:

     知名演员、大提琴演奏者欧阳娜娜重返校园,入读了美国顶尖的伯克利音乐学院,一时在娱乐圈激起千层浪。这位集颜值和才华横溢于一身的小仙女用“间隔年”的方式,专注于自己喜欢的领域,为喧嚣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
    实际上,除了欧阳娜娜外,那些不想早早踏入社会的大学生,选择用一年的时间去旅行、做志愿者或义工,以便接触全新的世界;也有很多工作多年的职场人辞职进行长期旅行或重返学校,以调整身心。
    无论是明星、学生还是职场人,这种从固定不变的生活模式中暂时跳出来,用一年或更多的时间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体验新的生活,被称之为“间隔年”。有人通过间隔年的方式进行自我调整与重新定位,有人间隔年之后回归现实,却发现面临着职业断崖的危机。现在就让我们来揭开间隔年的面纱,告诉你它真正的模样,只有看清了它,才能做出更好的选择。
案例
    去年7月,这个初出校门的小姑娘云希进入了一家私营企业做销售。新工作、新环境并没有带来新鲜感,一切都让她感到不适应、不知所措。
    在反思了销售这份工作带给自己的职业体验之后,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内心深处十分排斥这份工作,但未来该往哪里走,她十分迷茫。于是,在听了朋友的建议后,她决定裸辞旅行,用一年的时间去过无人打扰的“间隔年”。
    但她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便询问了闺蜜的意见。关于裸辞旅行去过间隔年,你有什么建议。闺蜜说,裸辞没有收入,旅行需要花钱,你在经济上做好准备了吗?云希工作一年没存下一分钱,信用卡还有少量欠款,经济上也不时需要父母的支援。
    闺蜜问她:“你希望通过间隔年的方式收获什么呢?”
    云希说:“看风景,看世界,让生活慢下来。”
    闺蜜又问她:“然后呢?”
    她想了半天,没说出所以然来。
    随着时代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间隔年这个理念,但很多人对于间隔年的理解任然存在着误区。
    在他们看来,找不到未来的方向,不如停下来彻底放松一下,看看世界,了解自我。然而,间隔年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好和简单。
    有些人通过间隔年,看到了人生百态,见识了多元世界的精彩人生。他们在间隔年中学习、成长、思考,认清了未来的方向。也有人不过是为自己逃避现实找个借口。间隔年回归后,除了收获美食美景,职业发展仍然一头雾水,甚至因为与社会长期脱节造成职业断崖。浪费了一年时间后,只能和从前一样,凑合地找份不喜欢的工作。那么,间隔年究竟值不值呢?
选择合适自己的方式成长
    很多人都知道间隔年起源于西方,不少西方名校特别支持学生用间隔年的方式去探索更多的人生可能性。但你也许不知道,间隔年起源甚早。
    早在17世纪,间隔年便在英国的贵族子弟中流行。不同的是,那时不叫间隔年,叫“壮游”。贵族子弟不是用一年时间,而是用几年的时间去游历、学习、开阔眼界。也就是说,从源头上来讲,间隔年就是个奢侈品。它看起来很美丽,但能消费起它,起码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有经济后盾;二是有过硬的技能。
    泳斯大三毕业后,报了一个四万多块的求职班。在秋招那年,努力包装着简历,练行测、刷网申、模拟面试。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管培生offer,月薪比同龄人高出一截。但她并不快乐,这条看似光鲜的道路,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她又陷入了迷茫期。为什么辛苦学到了求职技巧、层层打怪斩获了offer、那么用力地想变得优秀,却还是不清楚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直到有一天,在饭堂外看到了一个摄影展,展出了同学们在全世界拍到的照片。这样的展看了四年,但那次她的感触却尤为深刻。在过去的时间里,自己做了很多“该做的事”,能否给自己一段时间,跳出外界的认可,单纯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呢?摇摆的心瞬间变得笃定。她知道,是时候出发了。
    泳斯的间隔年选择了印度,一个从不缺负面新闻的国家。显然,这遭到了全家反对。最后,她一个人带着读大学时存了两万多的积蓄出走了,再也没有问父母要过钱。泳斯说,并不是鼓励叛逆,只是想独立地为自己人生负责,学会如何面对风雨,这样就算父母不同意,也少点担心。
    当泳斯抵达了印度后,开始边旅行边工作。在"亚洲硅谷"班加罗尔,为一家大数据创业公司做品牌推广,有幸见证了他们从0到1的过程,和总监一起运营了多个市场项目,快节奏的工作也让她快速学习。这种“参与感”,对一个实习生来说,实在难能可贵。
    半年后,泳斯申请了远程工作,不再拘泥于办公地,开始背包环游印度。相比于水泥森林,她更乐意纵情山野。2018年4月,她在印度开始了第一次徒步,登高探索恒河之源;六月,完成了安娜普尔纳大本营线 ,还创下了其中一天连续徒步10多小时、完成1800米海拔抬升的记录;8月,共计暴走22天、200多公里,完成了世界顶级的徒步路线——珠峰大环线。
    相比于走马观花,泳斯更爱挖掘风景背后的故事。在好奇心的驱动下,走访过亚洲最大的红灯区,在没落的中国城还原印度华人的辛酸史,在恒河边和苦行僧对话,在贫民窟和穷人共进晚餐。
    之后,泳斯开通了个人公众号,坚持写作14万余字,成为了某电子书平台旅行优秀作者。泳斯说想把写作当成事业,一直经营下去。如果说过去的旅行是一个人的自嗨,那现在她渴望去发声,鼓励更多青年人走出舒适圈,到“世界大学”去,重拾求知欲和独立精神。现在,泳斯已经回国两个多月了,却总觉得间隔年没有结束。因为自我探索和成长,是一辈子的功课。
    当泳斯将自己的旅行经历分享到个人公众号上后,很多网友也提出了各种疑问,间隔年、旅行到底有没有用。在面对父母和朋友同样的质问时,是否能证明自己在做一件“有用”的事。泳斯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Q1
    间隔年算不算一种逃避?
    是否应该逃避“上学”、“上班”等该做的事?没有一个标准答案。人生的活法有很多,未必要样样踩着预设的时间点。泳斯认为,更负责任的做法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方式成长。就算自己再迷茫,也不能逃避“工作”这件事。本可以在国内入职的泳斯,选择去印度实习,拿着不到原来四分之一的工资,更多是考虑到后者的灵活性,她能在新环境里尝试更多自己喜欢的事情。此外,后者的试错成本也比较低;一旦正式入职,就没那么容易从体系中抽出身来。所以,对渴望成长的人来说,间隔年不是逃避,而是拿到了人生的自主权。
Q2空出一年,缺乏应有的社会
    压力,会不会浪费时间?
    重点不在于空出了一年,而在于你在这一年里做了什么。重点也不在于有没有社会的压力,而在于你是否有给自己动力。对泳斯而言,间隔年是她特别高密度的一年。当放弃了已有的稳定去到印度,一个人面对无数的未知,不可能不慌张。当她知道同龄人不是在欧美深造就是在职场拼搏,不可能没有压力。当想到自己只有这么一年的高度自由,就不可能不珍惜时间。泳斯每天6点30起床,做瑜伽、冥想、写作、上网课、做饭……下班后,会主动思考自己在工作中的长处和短板,额外花时间钻研市场营销的干货,或者去试验自己头脑发热的点子,例如,做旅行博主。
    每天一醒来就迫不及待地想投入新的一天,伸展着活跃的小雷达,去学习、探索和感受。这么努力,不是因为想要在另一赛道上跑赢别人,而是享受当下的时光,所以过得特别用力。过好一个间隔年是需要自制力和自省精神的。不过,一件事需要消耗你大量自制力,或许你就没那么爱它了。
Q3
    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收获不应该论大小,只需要听从内心,做自己。在印度,没人认识泳斯,她必须撕下曾引以为傲的标签。这也让她变得更关注自己是怎样的人、做每件事的感受和成长,而不是做了之后能获得多少掌声,因为一旦换了新环境,就没人会在意你过去的成就,他们只能感受眼前的你。乔布斯曾说过,“勇敢地追随你的内心和直觉,因为它们知道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所以,间隔年这件事到底值不值得?
    我们要先问问自己是不是盲目跟风,自己有多少资源能够支撑这个选择。同时也要清醒地认识到,间隔年是否是解决当前问题的最好方法。有些问题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迎刃而解;有些问题,不过是你按下了“暂停键”,把困难推给了未来。
    泳斯的间隔年看起来很充实,也并没有做太多计划,除了实习,其他都是随心而动。喜欢徒步,就去爬了珠峰大环线;她在实习中负责了多个邮件营销项目,出于兴趣自学了文案写作,启动了自己的公众号,一路上挖掘着奇人趣事;现在泳斯进入了广告行业,专门服务旅行类客户。当尝试把过去的一切串联起来,不难发现有某种共通的东西在牵引着她,那就是对世界的好奇和创作的热情。想想年轻时能有一股傻劲,为喜欢的事情奋斗一把,也是无悔了。宗禾

今日热点

编辑推荐